一千多年前,杜牧就在黃州廉政反腐啦 [復制鏈接]

司徒新浪
2015
12/25
00:07
分享
  •   從小知道杜牧,原來杜大家一千多年前在黃州做刺史,還推了不少廉政反腐的政策啊!

      晚唐會昌二年(842年)四月二十三日至會昌四年(844年)九月間,著名文學家杜牧任黃州刺史。  杜牧由朝廷比部員外郎出任黃州的原因,史無記載,在杜牧的詩文中也未見明言,僅《雨中作》詩中作如是說:“賤子本幽慵,多為俊賢侮。得州荒僻中,更值連江雨。”但文史研究者一般均認為是因為他與宰相李德裕有隙,被李德裕排擠出京的。這對他在黃州刺史任上的思想和行為均產生直接影響。
      此時的大唐帝國已步入內憂外患的多事之秋。杜牧平生以天下興亡為己任,在《郡齋獨酌》中他高吟“平生五色線,愿補舜衣裳,弦歌教燕趙,蘭芷浴河湟。腥膻一掃灑,兇狠皆披攘。生人但眠食,壽域富農桑。”但朝廷在他大有作為的盛年之時(杜牧任黃州刺史時年齡為40~42歲),不讓他效命疆場,建功立業。卻把他外放到“孤城大澤畔,人疏煙火微”(《雪中抒懷》)的黃州,無異于貶謫,與他的憂國憂民情懷、濟世經邦抱負大相庭徑,令他十分氣惱:“會昌之政,柄者為誰?忿忍陰污,多逐良善,牧實忝幸,亦在遣中。黃岡大澤,葭葦之場。”(《祭周相公文》)。十分悲傷,也十分無奈:“四十已云老,況逢憂窘余。且抽持板手,卻展小年書。嗜酒狂嫌遠,知非晚笑遽。聞流寧嘆吒,待俗不親疏。遇事知裁剪,操心識卷舒。還稱二千石,于我意何如”(《自遣》)。
      杜牧在黃州既然不可能揮兵作戰,從軍征討,便決心盡職盡責,當好刺史。當時的黃州“在大江之側,云夢澤南,古有夷風,今盡華俗。戶不滿二萬,稅錢才三萬貫。風俗謹樸,法令明具,久無水旱疾疫,人業不耗,謹奉貢賦,不為罪惡。”所以杜牧對當時黃州刺史很有信心,“臣雖不肖,亦能守之。”(《黃州刺史謝上表》)
      出任黃州刺史,是杜牧入仕以來第一次做地方官。他以儒家“仁義禮智信忠恕撫”作為治理黃州的準則,“獨能不徇時俗,自行教化,唯德是務,愛人如子,廢鞭笞責削之文,用忠恕撫字之道。”并提出了明確的目標:“庶使一州之人,知上有圣仁天子,所遣刺史,不為虛受,蒸其和風,感其歡心。庶為瑞為祥,為歌為詠,以裨盛業,流乎無窮。”(《黃州刺史謝上表》)
      在兩年又五個月的黃州刺使任上,杜牧一方面最大限度的不擾民,甚至達到了“平生睡足處,云夢澤南州”(《憶齊安郡》)的地步,另一方面關心民生疾苦,盡心盡力的做實事。
      審理案件是刺史議事日程中的重要工作,杜牧十分認真對待,“小大之獄,面盡其詞,棄于市者,必守定令。人戶非多,風俗不雜,刺史年少,事得躬親,疽抉其根矣,苗去其莠矣,不侵不蠹,生活自如”(《祭城隍神祈雨第二文》)。會昌二年夏六月十八日,唐武宗加封“仁圣文武至神大孝”尊號,大赦天下,“減論有罪”,杜牧遵命釋放了黃州監獄的囚犯,并作《黃州準赦祭百神文》記其事。
      杜牧在黃州,深入體察民情,理解百姓疾苦,除去了吏胥向民間索取的過節性酒費:“伏臘節序,牲醪雜須,吏僅百輩,公取于民,里胥因緣,侵竊十倍,簡料民費,半于公租,刺史知之,悉皆除去”(《第二文》)。除去鄉正村長向農民搜刮之費:“鄉正村長,強為之名,豪者尸之,得縱強取,三萬戶多五百人,刺史知之,亦悉除去。”(《第二文》)。還除去官府向農民巧其的絲谷租賦:“繭絲之租,兩耗其二銖,稅谷之賦,斗耗其一升,刺史知之,亦悉除去”。
      黃州在中唐時曾為藩鎮李希烈叛據之地,逮之晚唐,境內豪強武夫仍十分猖獗橫行,“黃境鄰蔡,治出武夫,僅五十年,令行一切,后有文吏,未盡削除。”外職掌,形勢戶是唐代非特權富裕階層中擔任州縣吏胥職役從而有一定實權的人戶,他們在州縣衙門或鄉里公干,是維護唐王朝統治的基層力量,但這些人普遍利用職務之便,橫行鄉里,奪財斂物,欺壓百姓,杜牧任黃州刺史,對這些人的惡劣行徑很看不慣,大加整肅。澄清吏治,“吏頑者笞而出之,吏良者勉而進之,民物吏錢,交手為市。”官場風氣大有好轉:“公庭晝日,不聞人聲。”(《第二文》)。
      會昌三年夏,黃州發生特大旱災,他在組織抗旱救災的同時,他虔誠地求雨,寫下了《祭城隍神祈雨文》、《第二文》。其《祭城隍神祈雨文》中稱:“刺史吏也,三歲一交,如彼管庫,敢有其寶玉,如彼傳舍,敢治其居室。東海孝婦,吏冤殺之,天實冤之,殺吏可也,東海之人,于婦何辜,而三年旱之?刺史性愚,治或不至,厲其身可也,絕其命可也!吉福殃惡,止當其身,胡為降旱,毒彼百姓。”為民請命,以身當之,可謂一片至誠。
      會昌四年九月,杜牧遷任池州刺史,離開黃州。明弘治《黃州府志》對他在黃州刺史任上的評價是:“有才名,多奇節,吏民懷服之”。
      杜牧是文人,是詩人,履職之余,喜吟詩作文,黃州時期,杜牧寫了許多名垂詩史的詩篇,成為他詩文創作的重要時期。
      唐代的詠史詩人極多,佳作倍出,蔚為大觀。杜牧博古通今,才氣橫溢,喜作詠史詩,是唐代詠史詩人群中的佼佼者。其詩善于選擇最典型的人物或事件加以形象的刻畫,用事精切,興寄深遠,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是中國詠史詩的代表詩人,猶其是絕句體詠史詩更是獨領風騷,享譽詩壇。而他寫得最好的幾首詠史詩懷古詩,如《赤壁》、《蘭溪》、《題木蘭廟》、《云夢澤》、《題桃花夫人廟》等都作于黃州,皆精妙絕倫,膾炙人口。
      《赤壁》:“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英氣逼人,千古傳誦,是杜牧詠史詩的最佳作品。
      《蘭溪》:“蘭溪春盡碧泱泱,映水蘭花雨發香。楚國大夫憔悴日,應尋此路去瀟湘。”蘭溪即今之浠水一段,唐時河岸盛產蘭花,故名蘭溪。這首詩中由蘭溪而蘭花,由蘭花而聯想到詩人屈原,隱寓著自己懷才不遇、同病相憐的感慨。
      《云夢澤》:“日旗龍旆想飄揚,一索功高縛楚王。直是超然五湖客,未如始終郭汾陽。”杜牧在“大江之側,云夢之南”的黃州品評韓信、范蠡、郭子儀三位歷史人物,褒貶之意,盡在詩中。
      杜牧是唐代著名詩人,《新唐書》本傳說:“人號為‘小杜’,以別于杜甫”。而任黃州刺史是他詩歌創作的高峰期,尤其是寫景抒情之作,繁華異彩,美不勝收。
      《齊安郡后池絕句》:“菱透浮萍綠錦池,夏鶯千囀弄薔薇。盡日無人看微雨,鴛鴦相對浴紅衣。”好一幅幽麗恬逸的邾城夏景圖畫,玲瓏剔透,空靈含蓄之妙。
      《齊安郡中偶題二首》:“兩竿落日溪橋上,半縷輕煙柳影中。多少綠荷相倚恨,一時回首背西風。 秋聲無不攪離心,夢澤蒹葭楚雨深。自滴階前大梧葉,干君何事動哀吟。”前首摹秋日暮景,后首狀秋日雨景,字字句句皆秋色,且融入“倚恨”、“哀吟”等主觀情緒,愁恨裊淡,情調低宛,一詠三嘆。
      《題齊安城樓》:“嗚軋江樓角一聲,微陽瀲瀲落寒汀。不用憑欄苦回首,故鄉七十五長亭。”這是一首宦游思鄉佳作,以精確計算描寫,形象地寫出了鄉關遙遠,只見歸程,不見歸人的惆悵心緒。
      《齊安郡晚秋》:“柳岸風來影漸疏,使君家似野人居。云容水態還堪賞,嘯志歌懷亦自如。雨暗殘燈棋欲散,酒醒孤枕雁來初。可憐赤壁爭雄渡,唯有蓑翁坐釣魚。”反映了他在黃州困苦的生活和無奈的心緒,充滿憐已傷秋之感,
      《江上偶見絕句》:“楚鄉寒食橘花時,野渡臨風駐彩旗。草色連云人去住,水紋如榖燕差池。”這首詩描寫黃州江畔寒食清明時節之景,是黃州最早的民俗風情詩。
      《黃州竹徑》:“竹濁蟠小徑,屈折斗蛇來。三年得歸去,知繞幾千回。”詩中曲盡黃州竹徑之妙,開王禹偁《黃州新建小竹樓記》之先河。
      《清明》:“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此詩當為杜牧任黃州刺史,巡視屬縣,在麻城杏花村所作。詩中狀清明之景,描旅人之情,曉暢自然,清麗傳神,情景交融,勾勒出一幅凄迷而又美麗的圖畫,是我國歌詠清明節令的最佳詩作。
      (史智鵬 撰寫)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主題:38 | 回復:4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搜集印度现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