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黃州記:一個人如何變成月亮、風與流水 [復制鏈接]

白丁
2019
03/01
14:10
分享
  •        嘉佑二年,蘇軾去考試,考場作文,論用政寬簡——順便說句,這好比讓如今的高考生,寫國家刑法實施問題——蘇軾臨場杜撰了個帝堯和皋陶的典故。考官梅圣俞看卷子時,覺得這典故似模似樣,但自己沒聽過,有些犯愣,不敢擅斷,怕顯得自己沒讀過書。考試后,梅圣俞問蘇軾:這典故出于何書?蘇軾承認是編的,然后補了句“帝堯之圣德,此言亦意料中事耳!”——你看,這就是仗著才學,地道耍無賴啦。這好比我在高考寫作文時,肆無忌憚來一個“馬克思曾經說過,甜豆花才是豆花正宗!”《紅樓夢》里,出過類似的公安:賈寶玉見林妹妹時,說西方有石名黛,可用來畫眉,被探春批出是杜撰。當時寶玉也學蘇軾一撒嬌:除了《四書》之外,杜撰的別太多呢。
           蘇軾初到黃州時住過臨桌亭:“臨桌亭下十數步,便是大江,其半是峨眉雪水。吾飲食沐浴皆取焉,何必歸鄉哉?”林黛玉后來說過,“這王十朋也不通得很了,天下水總歸一源”,云云,寶玉聽了發癡。林姑娘這話,和蘇軾也有點相似。
           寶玉的為人,賈雨村和冷子興聊,所謂“置之千萬人之中,其聰俊靈秀之氣,則在千萬人之上;其乖僻邪謬不近人情之態,又在千萬人之下。”而寶黛其實算一路。當時舉例道:“陶潛、米南宮、 秦少游”,陶淵明算蘇軾的偶像,米、秦這倆其實和蘇軾都算投契。所以,蘇軾其實也是這等聰俊靈秀**人物——當然,乖僻邪謬就少得多了。

           楊萬里《誠齋詩話》記個段子:徽宗嘗問米某:“蘇軾書如何?”對曰:“畫。”“黃庭堅書如何?”曰:“描。”“卿書如何?”曰:“刷。”
    吳可《藏海詩話》記個段子:“東坡豪,山谷奇,二者有馀,而於淵明則為不足,所以皆慕之。”
           如果按詩與字通意的話,蘇軾字肥而尚意揮灑,黃山谷如描而出奇致拔,各有所長。蘇軾的字肥,被人說是墨豬,但趙孟鉅部涔他“余觀此帖瀟灑縱橫,雖肥而無墨豬之狀。外柔內剛,真所謂綿里裹鐵也。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509a8ca16450832a9eb4821b3abc6331.jpg (182.67 KB, 下載次數: 17)

    509a8ca16450832a9eb4821b3abc6331.jpg

    61dc41f8e92b62b355e4955a12b492ff.jpg (14.82 KB, 下載次數: 13)

    61dc41f8e92b62b355e4955a12b492ff.jpg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主題:38 | 回復:4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搜集印度现金登陆